标王 热搜: 3D打印机  3D打印  3D打印**  3D打印*  打印机  日本  CUBE  桌面3d打印机  stratasys  MakerBot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行业动态 » 正文

AOD袁大伟:3D打印行业未来不比互联网弱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12-17  浏览次数:240
核心提示:青岛奥德莱三维打印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袁大伟袁大伟表示,将来互联网的颠覆力量一定是很强的,工业的4.0现在已经在提了,结合到3

 AOD袁大伟:3D打印行业未来不比互联网弱

青岛奥德莱三维打印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袁大伟

袁大伟表示,将来互联网的颠覆力量一定是很强的,工业的4.0现在已经在提了,结合到3D打印,我们也会起一个概念:工业的5.0。每个家庭都是一个微型的工厂,有了这个概念,工业的结构和物流的结构都会调整。

袁大伟认为,现在在淘宝上买东西,这边下订单,那边要生产,然后再寄过来,需要很长时间。将来如果只买一个信息,自己家里生产的话,理论上并不需要淘宝了。自己创造信息,自己把它打印出来,并不需要淘宝,淘宝并没有省时间,它只是信息更丰富了。

他指出,如果信息够丰富且个性化,就不需要淘宝和物流了。同样一个东西,可以一批一批的运到北京,现在一个一个运到北京,交通非常拥堵。意味着大量的工厂生产模式要转变。我很担心的是,就像大家看十年的阿里巴巴[微博]一样,是非常不起眼的行业,3D打印行业应该不比互联网弱,它在中国只是刚刚开始。

以下为袁大伟对话实录:

袁大伟:谢谢各位领导和来宾。今天听了各位领导的发言,我又有了新的收获,尤其是宏观层面的。刚才吴老也说了,年轻人都喜欢打游戏,老年人喜欢看新闻,但我可能属于老年人层面了,每天我最喜欢看的就是新闻,任何一个不经意间的消息,都可能带来几千万或者上亿的财富机会,打游戏是非常少的。

之前我们是年轻人创业,有激情,有对未来的期盼和感觉,在那个阶段是个很重要的优势。后来我们从几个学生创业到现在有一百多个全职的员工,全国有了几个公司,而且在专利技术上和技术创新上跟国外的公司相比,至少有些领域我们还是有一些优势,这样的发展速度,其中一个很大的方面是在创新,就是持续的不计成本的创新。最开始我是借了六千块钱创业的,然后借几万,借高利贷,涉及到刚才领导讲的融资难的问题,自筹资金是很难启动的,不惜成本去做。我们作为一个小公司,已经投入了一千五百多万人民币,这意味着我们原来这些人去上班的话,要挣十年,我们把十年挣的钱一年的时间砸进去了,实际上起到了很好的回报效果,现在我们签的合同额已经可以完全弥补回来这些投资了,还有一些市场化的融资在操作,新的一笔投资是一千万美金,我们也谈得比较顺利,这是之前不计成本的一千多万的研发,和我们的时间和精力还有牺牲未来的职业方向的投入,现在开始回报是很大的。我父母也是经商的,我们团队成员中,虽然本身都是清华、北大和北航的同学背景,家里也有做企业的,但是无一例外的,我们想创业的时候,所有家长都持反对意见,没有一个是同意的,后来是背着父母去创业的,因为他们理解的商业环境可能没有那么利于创新。2012年,国家对3D打印行业扶持,然后对创业环境开始扶持,包括金融方面,都改善得非常快,我们迎来了非常好的时代,这个时代让我们年轻人知道了我们的优势和我们的弱势,我们希望跟传统企业做很多的结合。现在互联网公司的定位来讲,肯定是传统行业的颠覆者,这是毫无疑问的,但是我们的心态,以及我们从事的行业来讲,3D打印,起码在未来十年内,是一个辅助型的技术,是帮传统企业和企业家把原来的行业变得更好,而且能够帮助的行业非常多。理论上来讲,刚才我听了深受启发,将来有大的前景的产业,一定是人群消费很大,而且是个性化的产品,这两个需求在中国根本就不是问题,中国的人太多了,虽然经济水平提高,个性化的需求肯定是上升的,未来越来越上升,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几个行业,举例来讲,比如说医疗,医疗跟3D打印结合,现在我们跟协和医院和北医三院等等,都是国内骨科顶级医院,在做一些课题研究。原来如果有脊柱侧弯,要做矫正支架,都要个性化订制,资源并不均衡,都要到协和看,很多人都放弃了,到了协和的人,有多少人得到个性化的服务,还没有达到百分之百,中国这个人群量并不小,如果有一千万的需求,一千万人都到协和来看,就可以大规模工业化生产,正是因为原来很多人没有就医的机会,规模就上不去,技术没法创新,他只能找到我们,他自己搞是搞不出来的,因为他是专门做矫正支架的公司。我们对医疗的改革有很大的辅助作用,将来也许会颠覆。因为现在的医疗资源不平均,这是客观的情况,我们大量的医院在做没有必要的只有顶级医院做的事情,就是信息的收集工作,很多医院很多医生只需要看病和诊断,这是他的价值。但是,我们到协和到拍片子,到了地方也在拍片子,都是收集信息,如果通过地方医院全部可以解决,就可以带来很大的颠覆。比如说我们人体的数据,一个人到成年以后,不会改变太多的,现在医疗扫描设备成本通过创新做得非常低了,如果每个医院都有医疗的扫描仪,加上CT模型数据,地方的一个患者,在地方直接通过扫描,信息传到北京,北京的专家给出一个诊断方案,然后通过我们软件算法,算出最适合的人体矫正支架,而且一直在动态变化,到当地随便找一个公司,把支架在当地做出来,根本不需要去北京,只需要北京医院的经验而已。

对于文化创意,这个改革更大。3D打印技术,我们的设备放在这里,这是很普通的机器,但是很多人肯定很有兴趣,因为你可以看到一个东西从头到尾诞生出来。我原来是做设计的,我认为它对设计行业非常大,比如现在的众包模式,不管怎么设计,怎么分享,如果不通过3D技术,就没有办法变现,没有人付费,很多人很有才华,很多年的设计理念,必须要中标,必须要创造出真正的产品,他们才能生活,如果都要上万去生产,养活不起这么多设计师,没有这么大的能力。现在微信能爆发在于它的理念,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,设计行业将来也是一样的,我也在特别大的设计院里工作过,再大的设计院里的设计还是个人形成的,个人的设计形成集体的智慧。现在有了互联网,我们需不需要实体的设计院呢?未必的,现在只要把这个创意变现,把产品卖出去,这样3d打印机的优势体现出来了,一个好东西,做一个也可以,做十个也可以,不需要一千、一万件去生产。而且是提前变现,在产品设计师刚刚有创意,还没有生产之前,已经有人愿意付费了。所以,对整个文创领域的辅助和改革是非常巨大的。我们好多人学设计背景的,我们刚刚收了一个工业设计的公司,实力很强,它的问题在于,原来的项目没法接了,量很小,付费也很低,都是小东西,我们收过来,本来是大学生创业过来的,我们收过来以后,我跟你谈股权的合作,手环设计之初,设计师已经得到他的收益,用户对产品有了感觉,我们确定好,一百件没有关系,我们用3D打印去生产,成本没有问题的,如果通过这个体验特别好,能够拿到下一步投资,创意项目就发展起来了,这个没有问题,这跟以前的大规模运转完全不一样的。

对教育来讲,教育的改革是我们特别看好的。我们之前总是期望在未来的五年到七年内,中国的教育是完善改革的方向,后来今年教育已经开始改革了,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,我们每天看新闻就在盼着这个东西,教育改革了,我们的机会就更好了。人和人不一样的,我们知道中国人非常聪明,我们跟人大附中最开始合作的时候,是因为人大附中去美国,看到美国的高中生自己用3D打印机去做机械手,他认为人大附中的同学一定是可以的,但是我们教育这方面是缺失的,我们的教育很长时间内是为了公平,把很多人变成一种人去平衡,但是现在,我们物质水平提高了,方向更多了,教育已经不需要用一个标准衡量所有人,这时候需要每个方向有特色的人,这个特色需要长期培养、从小培养。

我们在人大附中上过3D打印课,同学自己可以用三维软件做建筑的设计,然后历史古迹的设计,可以做各种想象的东西,这时候学习的兴趣和能力是不一样的,我们清华附小都在上这个课,从小朋友开始,他在上《赵州桥》课的开始,他自己打了一个“赵州桥”,而且我们还给他们一个有趣的测试,能不能承重。就是说,我们可以把3D打印技术个性化的培养用到很小很小的小朋友身上,让中国未来零零后的一代,完全变成一个有创意的一代是没有问题的,因为我们的人都是非常聪明的,只是缺乏个性化教育的方向。我们已经铺了十几个学校,跟一些培训机构都在合作开发。遇到的这些家长和小朋友很幸福,我们经常开玩笑,如果我们小时候也有3D打印机的话,我们的将来可能就不一样了,将来这个方面的产业会变成,教育的产业会变化,肯定是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,然后文创设计师的领域。一定会对很多行业有更多的改变,做假发的跟我们在合作,因为每个人的头不一样的,做鞋子的也跟我们合作,因为每个人的脚是不一样的。

我们自己从企业来讲,特别愿意跟传统的企业结合,因为实际上对我们刚开始创业来讲,当时有融资、贷款的问题,其实传统企业有这样的优势非常多,因为做的轻车熟路,而且新人辈出,而对传统企业来讲,发展改革可以结合我们大学生的力量,结合我们创业的年轻人的力量,是没有问题的,因为我们的好处在于我们是个年轻的以创新为乐趣的群体,而且这个群体是有聚集效应的。我们到了很多地方去,一个地方单纯要把一些人叫到一起是比较难的,因为创新需要大的环境,而我们在清华也好、在中关村也好,这个环境是与生俱来的,这方面没有成本,大家愿意进来。我们公司开始很艰难、很穷的时候,为什么华为的人愿意辞职过来,中国移动[微博]的人也辞职过来,有的开公司把公司关掉了过来,我们那时候什么都没有,因为一个创新的环境。一个传统的企业,成本是很高的,科研院所也是一样的,如果一个创新找清华的科研院所可能需要很长时间,对我们来说太容易了,几步路就过去了,而且很多都是我们的导师。而且现在是一个新的群体,在辅助科研院所的成果产业化,把导师一些项目更多地实现产业价值,另外我们也在辅助传统行业和学术界,因为我们的背景,我们是站在这几个圈子中心的小小的交汇点,这是没有问题的。

宏观来讲,今天确实很有收获,几位领导讲的对我们的思路都有调整,我们也会做继续的创新。将来的互联网,它的颠覆力量一定是很强的,工业的4.0现在已经在提了,现在只是在提智能化生产去链接,将来会有互联网和工业4.0更深度的结合,结合到3D打印,我们也会起一个概念,工业的5.0,每个家庭都是一个微型的工厂,有了这个概念,工业的结构和物流的结构都会调整。比如现在的互联网行业,淘宝上买的东西,这边下订单,他要生产,要寄过来,很长时间。将来如果只买一个信息,自己家里生产的话,理论上并不需要淘宝了。如果自己创造信息,自动实现的话,自己把它打印出来,并不需要淘宝,淘宝并没有省时间,它只是信息更丰富了。如果我们的信息够丰富,而且针对个性化,就不需要淘宝,不需要物流了。同样一个东西,可以一批一批的运到北京,现在一个一个运到北京,交通非常拥堵。意味着大量的工厂生产模式要转变,因为订单不再是一千万级别的,或者一百万的级别的,也许接到很多小的订单,但是附加值非常高。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空间是非常大的,我很担心的是,就像大家看十年的阿里巴巴一样,是非常不起眼的行业,3D打印行业应该不比互联网弱,它只是刚刚开始,在中国。
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沪ICP备13039756号-2
Powered by DESTOON